咨询热线:063-99273399

广东11选5_官方平台

石正丽事件的前后整理,及武小华博士打脸她

(一)2015年,知名的大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公开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这篇论文说道,他们医学研究找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电源一调,这个病毒立刻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获得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绷素转化酶2(ACE2)融合,能很有效地病毒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极大。他们找到新病毒显著地伤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丧失起到。于是,石正丽团队之后用猴子做到实验,仿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石正丽事件的前后整理,及武小华博士打脸她

这个实验当时引发美国医学界十分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回应,这种实验没什么意义,而且风险相当大。由于缺少技术,当时石正丽团队是和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这是Declan Butler 批评文章 (写于2015年)。engineered bat virus stirs debate over risky research以下是石正丽及团队公开发表的关于改建蝙幅SARS病毒研究文章。(写于2015年)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这个标题有点难懂,是一篇集合体病毒研究,非常简单翻译成为:类似于SARS的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簇表明了人群间经常出现的潜力在论文中,赫然写出着:“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经常出现可能性(即病毒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建构了一种集合体病毒”,并说道“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需要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发疾病的能力。”以下是论文概述的一句话及翻译成Using the SARS-CoV reverse genetics system2, we generated and characterized a chimeric virus expressing the spike of bat coronavirus SHC014 in a mouse-adapted SARS-CoV backbone.谷歌译为为:用于SARS-CoV偏移遗传学系统2,我们分解并检验了一种在适应环境小鼠的SARS-CoV主干中传达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尖峰的集合体病毒。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沦为生物化学武器时,马上早已取消了这种病毒改建计划,并暂停经费给涉及的研究。(笔者很奇怪他们是如何在最初被骗到研究经费的,妈的21世纪果然是生物的世纪)(二)由于一些谣言的经常出现,石正丽女士最近放朋友圈展开了反驳:(三)在2020-03-07 ,武小华博士发帖打脸石正丽,必要谴责说道他们实验室管理混乱,实验用的动物标本随便道出当宠物,甚至把标本鸡蛋熬了不吃!以下是武博士许可的文字:“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切断大鼠和灵长类呢?那就是把灵长类的某个蛋白,改建在大鼠.上。这个只有在实验室才能已完成的改建并不简单技术也很成熟期,而且十分十分多的用在药物实验上。再行只要坎一下石研究员的实验动物资料是不是大鼠和灵长类参予就可以密码了。其次,实验室是怎么再次发生生物泄漏的,这就是管理的问题了。有些实验室十分差劲,向外贩卖参予实验的实验动物,比如狗当宠物(协和医学院就腊过这事,而且因为实验动物比流浪猫狗更加真是,所以每年朋友都会被我劝说着领养一两只,拉布拉多和长耳朵的那种狗最多)。还有把把实验动物的尸体随意处置,因为按照医疗废物火葬钱更加多,更加有按野生动物贩卖的(问问南方医科大学是不是买过猕猴吧)。实验室的SPF鸡蛋随意熬着不吃的,这个是某次我送来过去的数量较少了,然后就深查,结果两个学生说道还只剩是个他们晚上当值吃饱了熬着不吃了这个鸡蛋没有参予实验当然能不吃而且很美味。实验室的猪分了不吃的(你问问你们301医院骨科做到脊椎外科实验的猪哪里去了就告诉了)。

石正丽事件的前后整理,及武小华博士打脸她

还有把老鼠驭兜里带上过来当宠物的。各种恐慌,或许病毒的变异归属于偶合、凑巧、或者实验车祸,但是实验室的管理知道没问题吗?呵呵。石研究员,直说你- -条命和几百条人命比起,那个更加鸿毛那个更加泰山?我本以为您消失了,没想到你出来骂街了,来来来,我不抹黑也不辟谣,但我也不是吃干饭的,现在你论文发布的实验数据和CDC的基因对比,这中间如果没SPF动物当作中间宿主,不会再次发生这样的变异?我把话撂这里,咱们可以公开发表对质,我看你能糊弄几个人!本人特地养过SPF动物,也做到过SPF基因实验,你不要把大家当白痴!青睐发送。”对于石博士和武博士的争辩,本公众号车站着中立的观点,我们什么也不告诉。(四)附文:石正丽个人简历石正丽,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现为中科院新发和烈性病原与生物安全性重点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国家高等级生物安全性实验室(P4)副主任和生物安全性3级实验室主任。现任《病毒学报》编委、《中国病毒学》编委;中国微生物学不会病毒专业委员会委员。石正丽研究员1987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生物系遗传专业,获得学士学位。1990年7月毕业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获得硕士学位。2000年5月获得法国蒙彼利埃(Montpellier)第二大学博士学位。

石正丽事件的前后整理,及武小华博士打脸她

长年专门从事新的放病毒的研究,在病毒的分离出来和检验、病毒的遗传演化、病毒的检测技术、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等方面有长年的累积和研究经验。主要贡献有:在蝙蝠体内找到遗传多样的SARS样冠状病毒,并首次顺利分离出来到与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蝙蝠冠状病毒,证明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的大自然宿主,说明了了SARS病毒从蝙蝠到人的生态传播链(Science, 2005; Nature, 2013);在我国蝙蝠体内检测到烈性病毒尼帕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的抗体,为蝙蝠病毒引发的烈性新的放传染病的防治获取了预警策略(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 , 2008; Virology Journal, 2012);首次解析了2种蝙蝠的基因组序列,提醒蝙蝠具备独有的抗病毒免疫系统特征,为先前研究蝙蝠抗病毒免疫系统机制获取了基础(Science , 2013);在蝙蝠体内检测到遗传多样的腺病毒、腺涉及病毒和圆环病毒,更进一步证实蝙蝠是多种病毒的大自然宿主(Journal of Virology, 2010; Journal of General Virology, 2010和2011)。目前分担有国家97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等课题。原文来自红歌会网: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20-02-05/222385.